一诺封疆

[藏苍]醉卧枕寒膝(五)

爹想吃鸡怎么办!怎么办!

不要打我我是无辜的!

不要吐槽我的打码!!





忱寒是被饿醒的。

腹中空空的感觉难以忽略,他翻了个身,蹭了蹭身下触感良好的被褥,睁开了眼。

映入眼帘的场景十分陌生,但简单的装饰却意外的让他觉得不反感。身上的大小伤口都被仔细的包扎过了,不用问也知道是谁的手笔。由于适才翻身动作带动腰部肌肉而蔓延开不容忽视的酸麻感,稍微动一下都能感觉到难以启齿的地方传来一阵一阵的刺痛,懊恼的躺平缓解从尾椎攀升而上的奇怪感受,忱寒抬手揉了揉开始隐隐作痛额角终于想起了自身处境。

很好,好的不得了。居然被一个藏剑上了,还是当着恶人的面。

对于叶无砚此人,也不知道该是爱好恨好了,若说爱,虽然他就压根没考虑过他,但却被人里里外外的吃了一干二净。若说恨,这不是还为了救他吗?

就在忱寒哀悼自己马前失蹄,在脑海里设想着送叶无砚几个绝刀之时,房门吱呀一声被轻轻打开,端着个托盘一身明黄儒风的藏剑悄悄踏入。阖上门扉抬头,对上忱寒那脸秋后算账的神色时愣了愣。

忱寒也不说话,抿紧的唇绷直了线条透露了他的不悦,带着一丝肃杀的漆黑瞳仁一眨不眨的随着叶无砚身影移动,仿佛如果不给他一个好的说法就要扑过去咬下一块肉来。

被那锐利的眼神看的有点心虚,若是以往的他定然不会为此解释什么,上了不就是上了。但是,面对自己目前喜欢的人,也许可能还会喜欢下去一段时间的人……还是有点抵抗不住这种直勾勾火辣辣的眼神。叶无砚将托盘于床边矮几上放下,屈指挠了挠脸颊难得的产生了点尴尬感,视线飘忽的在忱寒单薄里衣没遮掩住的颈项红痕上巡视一圈,又如同做了什么亏心事一般飞快转开。

……他觉得有点热。

讨好的将矮几向床边挪了几分,到一个更易取得的位置,也没再看忱寒一眼,飞快的转身就出了门,带着些许落荒而逃的意味。走的衣袂生风的叶无砚自然没有看到,忱寒一直看着他背影的视线最终湮没在门扉之后,低嗤一声觉得自己多想,那混蛋怎么可能会体贴的留下来。撑着酸痛的腰翻身坐起,注意力转移到托盘之上。

想要他,想要的心都痛了。

落荒而逃的叶无砚现下也并不好受,一离开房间,就在院子里的矮墙边随意坐了下来,单手遮着发烫的脸,不敢看他也是因为不想他发现自己的窘态。食髓知味的小弟顶起下摆嚣张的宣告自己的存在,在他身侧,就连剑庐里都没有那么热,情欲化作温度,由内而外的蒸腾而起。冰冷的石壁紧贴着后背,透过长衫传到身上的温度已经所剩无几,按捺不住的一个轻功飞到其他院中,拎起水井边缘吊桶就一桶水往头上淋去。

春日清晨冰凉的井水冻的他一个激灵,摸摸鼻子转身决定还是回房,跪盾刀也就认了。

谁让他喜欢他呢?

话说这边忱寒刚吃了碗粥,缓解了腹内空空的情况,正靠着床边休息呢,叶无砚又跟阵风似得掠入房内,整齐飘逸的长马尾虬结成了一团,刘海半干不干的粘在脸上,原本的翩翩公子形象荡然无存,就像水里捞出的落汤鸡一般。忱寒看着叶无砚这狼狈的模样十分滑稽,然而他也笑了出来,噗嗤一声柔和了冷硬的脸部线条,打破了室内奇怪的沉寂,也成功的笑黑了叶无砚的脸。

真是日了狗,要不是顾及他的伤,爷需要忍耐吗?!

咬咬牙直接豁出去的不顾浑身淌水径直往床上扑去,长腿一跨将重伤未愈的苍云整个压制在身下,俯身单手撑在雕花楠木床头柱上,带着执拗意味的瞳孔将身下苍云完完全全的拢入其中,端的是一种笃定的势在必得。

“别以为我喜欢你,就不敢动你。”

两人靠的很近,近的足以让忱寒看清叶无砚眼底的认真,在盟中其不论对哪个姑娘都是笑脸迎人照顾有加,一点也不能够想象他怎么就转了性喜欢上一个男子?抑或者,只是想戏弄自己?思及至此忱寒皱了皱眉,因为他发现,自己一点也不喜欢这个设想。

往后靠了靠离开近在咫尺的炙热呼吸,蹙眉将几乎整个上身贴在自己身上的藏剑推开些许。虽然叶无砚他经常喜欢笑,但不笑的他似乎比笑起来更加的可怕。一双清澈见底的瞳仁就这么锁定着你,如同偏执狩猎的猞猁将利爪按上目标猎物的胸口,无法逃离。

忱寒不可否认对这种专注的眼神一点办法也没有,但也并不能阻止他挽回劣势的举动。

“你喜欢我?”忱寒抬头,勾起唇角,三分和煦三分挑衅。

自认识以来,一直只有叶无砚追着忱寒到处跑的份,哪受过这等优待啊。脑子里轰的一声仿佛都空了几秒,楞是让近距离接触美色的叶无砚就这么宛如被释了定身术一般,望着他的笑无法动弹只能不住点头。

被昙花一现的笑容晃花了眼的叶无砚下意识感觉到了一丝不明的危险,脑子还在垂涎着他的笑容呢,但身体反射却比思维更快一步,迅速撤回压在床柱上的手就想后退,可惜还是迟了一步被人扣住了手腕。

“上了老子再说这话,迟了吧?”神色一变刚才的和煦笑容仿佛是错觉一般,一个翻身狠狠的将身上还没反应过来的人甩进床的内侧,屈膝半跪顶进人双腿间,单掌制住其手腕压于头顶枕榻,细碎而凌乱的黑发由于激烈动作散落在脸侧,利落而带有苍云军一贯的不驯,压迫感十足的气势并非因为身上的上绷带而减弱几分,危险的眯眼,苍劲有力的五指扣上叶无砚细致的颈项,缓缓收紧。


热度(20)

© 一诺封疆 | Powered by LOFTER